傅平
  下派檢察官陳克勤到達金水縣當夜,發生一起公安局長養女被毒犯綁架事件,於是,解救人質、化裝偵查、千里緝捕、金錢腐蝕、女色下套、斷尾求生……一幕幕緝毒與反緝毒、腐蝕與反腐蝕精彩場面接連出現。請看下派幹警將怎樣堅守辦案底線,大災後的公安局長靈魂將怎樣升華。
  尾聲
  半年後,金水縣公安局抗震救災英模報告會在蜀都市某大禮堂隆重舉行。張紹雲第一個發言,聲情並茂,感人肺腑,臺下掌聲陣陣。李朝輝瞟見陳克勤並未鼓掌,小聲道:“怎麼,說得不好?”克勤皮笑肉不笑:“好,比唱得還好。”
  兩人起身離座,來到休息室。朝輝道:“小陳,你有新任務了。這次特大地震,金水縣公安局人員傷亡嚴重,災後重建急需幹部,經張局長推薦,你被認命為縣公安局黨組成員、禁毒大隊大隊長。”陳克勤叫起來:“他肯推薦我?不去!”“小陳啊,”朝輝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封信,“人只要改正錯誤了,就可以合作共事,你說呢?”陳克勤冷笑:“在大災害面前,他張紹雲可以過生死關,但在平日工作生活中,卻未必能過金錢關、美女關,支隊長我沒說錯吧?”
  “這次你還真錯了。”支隊長把信遞給陳克勤,“前不久紹雲給市局寫了一封信,你自己看吧。”
  蜀都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李支隊長並市局紀檢監察處齊處長:
  您們好!
  組織安排我到市局作英模報告,其實我是沒有資格登上講臺的,我不是英雄,而是一個犯有嚴重錯誤的人。這場巨大的災難使我對生命有了新的感悟,促使我向組織坦白——陳克勤沒有嫖娼,那是我誣陷的。
  地震前大約三個星期的某天夜晚,我因酒後駕車撞死了人,怕受處分,就找我的駕駛員頂替,正被我局正立案偵查的盛世房地產公司老闆朱仁才發現了此事(後證明是圈套)並據此要挾,我妥協了,找藉口停止了偵查,又給朱仁才通風報信,幫其毀滅罪證。我結婚那天,證人羅姍姍有重要證據要向陳克勤提供,我授意朱仁才讓仙靈閣酒樓保安以嫖娼名義將小陳和羅姍姍扭送派出所,使二人蒙受了不白之冤。
  地震後,金水縣公安局死傷二十三人,工作無法正常運轉。根據陳克勤同志下派期間在我局禁毒大隊的突出表現,我特向組織建議,請他出任禁毒大隊大隊長。
  一個犯了嚴重錯誤的人:張紹雲
  2008年11月5日
  看完信,陳克勤默默走到窗前。休息室門開了,見進來的是局監察處齊處長和辦案一組的小謝。齊處長瞧瞧茶几上那封信,示意小陳坐下。
  齊處長:“信你看了,我們就開門見山吧:張紹雲在信中自稱做了違法犯罪的事,市局黨委讓我們核實情況,可信中列舉的知情人,不是在大地震中死亡就是失蹤,信的真偽無從辨別。”陳克勤:“朱仁才呢?”“據目擊者李照辦講,大地震發生時,朱仁才和其手下乘坐的小船被掀起的巨浪吞噬,二三十人連一具屍首都沒撈到。”“那羅姍姍呢?”“也沒找到,地震發生時她在戒毒所。震後看守所成了危房,縣裡緊急借用戒毒所轉移在押犯,強戒人員提前解戒,她也在其中,一齣去就下落不明。”“其他知情人呢?”“都查過了,他們大多不瞭解內情,我們只好來找你核實一些情況。”“你們問吧,我配合。”
  齊處長問:“紹雲同志醉酒軋死人的事你知道嗎?”
  “我也是剛知道,萬司應該清楚。”
  “但萬司兩口子已經……”陳克勤露出傷痛表情:“哦……”齊處長又問:“他誣陷你嫖娼的事呢?”
  “我不完全清楚,當時一伙保安把我和姍姍扭送到派出所,至於是不是他的主意,沒證據,你們可以問問那些保安。”
  “問過了,只能證實是朱仁才讓乾的,張朱之間如何策劃卻死無對證。此事若收集不到旁證,僅憑張紹雲自己坦白是定不了案的。我們看過你給市局寫的那封信,裡面反映張紹雲壓案不查,但他的動機是什麼?”“我只是懷疑,羅姍姍也說過公安局長是內姦這樣的話,但她沒把證據交給我。”齊處長嘆口氣:“這案子難辦了。既然這樣,我們就不打攪你了。”
  幾天后,一輛黑色奧迪車駛出蜀都市,紹雲手機響了:“我已不是局長了,這件案子你跟陳克勤講吧。”說完,把手機遞給小陳。
  “陳哥,今天凌晨我們擋獲一販毒人員,從身上查繳到0.3克冰毒,但此人有不宜羈押的情形,她懷孕了。”
  “嫌犯叫什麼?”“羅姍姍。”
  陳克勤的手抖了一下,沉吟片刻:“等我提審後再研究。”
  手機還給張紹雲,陳克勤對司機說:“師傅,開快點,我們得儘快趕到金水縣。”
  司機加大油門,汽車向著前方加速前進。
  (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  (原標題:絕境風光(完))
創作者介紹

海趣

gt27gtaz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