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日的廣州第十二屆性文化節,參展商邀請的華中師範大學教授彭曉輝,演講時忽然遭一名抗議者上臺當頭潑糞。彭曉輝猝不及防,頭部、臉上、脖子、身上一片污穢,現場臭氣熏天,場面混亂。潑糞者隨即被現場安保人員控制帶走。
  彭曉輝是目前中國活躍的幾位性學家之一,其言論舉動常出現於大眾媒體,一些觀點被形容為“大膽出位”:如亂倫無害、聚眾淫亂不是罪、青少年手淫無害、允許同性戀結婚幸福四億人等,屢屢引發爭議,特別是2012年他邀請日本A V女優進華中師大課堂,曾“轟動一時”。而反對者“踢場”,這並非第一次,看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今年5月在西安舉辦的性博覽會,也發生抗議者搶奪話筒事件,互聯網上廣為流傳的一段視頻中,一位中年女性呼籲民眾抵制性文化節、博覽會這種“傷風敗俗”活動。
  從搶奪話筒到潑糞,彭曉輝們的反對者,行動日益激化。在一個成熟的公共空間,不同觀點的表達不應妨害他人自由,此為先決條件。而潑糞已有人身傷害之虞,理應譴責。何況,對於那些反對彭曉輝觀點的力量而言,這種略嫌狗血的表演並不利於亮明觀點、充分爭鳴,反而引起媒體大眾反感,給人印象就是“蠻不講理”。而最難令我接受的是,這些抗議者從不亮明身份:姓甚名誰、屬於什麼團體、誰在支持資助其活動?假如你們能像彭教授一樣,並不避諱此次“站台”有商業背景,不如也亮明自己為誰站台。弄清“為誰代言”這個真問題,才不至讓本該有意義的對話變成一場笑話。
  “為誰代言”如此重要,在我看來,甚至是討論“性自由”的第一要義。也正是在“為誰代言”的放大鏡之下,潑糞事件展示了性文化節最荒謬的一面———學者與商人為伍,而反對不靠說理,只靠潑糞,一切全亂了套。具體來說,我反感的是彭教授在一幫最不缺性自由(男性商人)的簇擁下發表演講呼籲性自由,是搞錯對象,彭老師這筆出場費你不該拿。另一方面,一群不知性自由甚至自由為何物的人在潑糞、舉牌,反對性自由,也有點不明所以。“性自由”何其無辜,得不到好好討論,反而成了被簡化、被利用、被污名的對象。
  彭教授的觀點我有同意也有不同意,他被潑糞我很同情,但我覺得,他既然做性學研究,知道話題的議題性,就要做好今後在類似場合遭遇類似抗議的準備,同時避免商家利用事件和民眾中的對立情緒而把學者打造為“性學英雄”,更應避免由此帶來的名利可能。性學專家與反性大媽,兩軍對壘並非錶面看上去那麼是非分明。我期待那些有能力提出高質量問題的反對者出現在彭教授商業演講的場合,他們的問題包括:商業能帶來性自由嗎?當代中國哪些人沒有性的自由,原因是什麼?學者敢跟打壓性自由的權力說不嗎? □獸獸  (原標題:[街談]潑糞無法釐清“性自由”)
創作者介紹

海趣

gt27gtaz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